“挑战”成“夺命”户外极限运动缘何守不住安
作者:gz_jamie 发布时间:2022-08-04 23:49

  8月25日,经过现场搜救人员确认,两天前在贵州省关岭县滴水滩瀑布进行瀑降遇困的两名探险人员,已无生命体征。悲剧的发生,让原本“小众”的户外极限运动,再次成为公众热议话题。

  公开资料显示,户外极限运动自20世纪90年代传入我国后,经过近3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有一定影响力的运动类别。与传统体育项目相比,它不仅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更强调人们在跨越身心障碍后获得的愉悦感和成就感。

  此外,随着这类运动热度增加,部分专业培训机构降低标准,开办各类速成班,也是导致户外极限运动事故多发的原因之一。

  今年51岁的李明松,还在部队当兵时,他就喜欢节假日背着背包去探险。1991年退伍后,有了更多时间去了解和学习户外极限运动。

  “没有精良的户外装备,就不可能完成高难度的户外极限运动。”在李明松看来,这类运动能充分体现一个国家的体育装备能力,甚至是经济实力。正是受经济因素制约,户外极限运动很长时间内都比较“小众”,但随着我国社会经济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参与其中。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9年,我国极限运动相关企业注册总量,由8000家增长至近3万家,仅2019年新注册的相关企业就有4200家。

  拥有近30年户外探险和救援经验的樊黔,是滴水滩瀑降路线的开辟者之一。“在城市的喧嚣和快节奏的生活下,人们向往自然,寻找机会亲近自然、享受自然,这是非常正常的需求。”他说。

  “我最开始参与户外极限运动,就是想挑战大自然,希望发现更多的地球奥秘。”樊黔说,随着年龄增长和知识积累,他更享受运动过程中那种融入自然、享受自然、敬畏自然的感觉,“让我懂得生命的真正意义”。

  李明松则认为,户外极限运动可以让参与者换一个角度看世界。“这类运动带给了我乐趣、健康,让我能和自然界中很多神奇的景观零距离接触。”

  2017年11月8日,自称“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的吴永宁,在一次极限挑战中失手坠楼,26岁的生命戛然而止;2020年5月12日,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张家界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时,因偏离计划路线失联,最终不幸遇难……

  “极限运动之所以称之为极限,就是因为它是对参与者潜能的挑战。”李明松说,参与者在开始运动之前,应进行谨慎评估。如果评估结果不理想,就应该果断放弃,“一次成功的挑战,绝对是有计划、有步骤的”。

  贵州省六盘水市户外运动协会副会长余天亮说,户外极限运动事故,每年都会发生。参与者人越来越多,但欠缺专业技能和知识,是事故多发的主要原因。

  “以登山为例,专业培训资源大多集中在各级登山协会,普通人较难接触到专业培训。”余天亮说,部分户外极限运动参与者,往往自我感觉良好,但遇到突发情况时,就没有体力和专业知识完成脱困,“户外极限运动真的需要系统训练”。

  前段时间他参加了四川四姑娘山大峰(海拔5025米)速攀比赛。从景区售票处出发,他用时3小时登顶,下山则用了1小时37分钟,全部用时不到5小时。

  记者调查发现,社交媒体普及后,户外极限运动有了更多渠道和展现方式进入大众视野。但部分网友往往看见别人轻松完成某项极限运动,忽视了其背后的努力,认为自己经过简单训练也能挑战。

  “喜欢户外极限运动没有问题,但是应该有一些知识和体能储备。达到了什么级别,再去参与该级别对应的活动,做和自己能力相应的事。”贵州蓝天救援队队长王毅说。

  事实上,8月23日,樊黔也带领另一支探险队去了滴水滩瀑布。到达后,樊黔发现当天滴水滩瀑布水量过大,便放弃了瀑降活动,“我必须对参与者的生命负责”。

  在李明松看来,樊黔是明智的。“当时的水量比我去救援时至少要大一倍。在那种情况下,就算遇难者选择的路线没有问题,也不应该进行瀑降,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取消活动。”

  e星·体育(APP)官方网站

  李明松也是滴水滩瀑降线路的开发者之一。出于安全考虑,他没有向外推广。“这条线路很漂亮、很壮观,但穿越这条线对参与者的能力要求很高,还需要很好的领队。”

  记者采访发现,在户外极限运动培训逐渐市场化后,出现了培训机构盲目开办“速成班”等乱象,威胁该类运动的健康发展。

  “这容易误导参与者,让他们觉得户外极限运动很简单。”李明松说,户外极限运动的水平依赖长期训练,速成班仅仅是告之方法。

  据他观察,目前市场上部分户外极限运动俱乐部,存在无相关资质、无专业领队、无完备应急预案的“三无”乱象。有些对线路、时间和地点的选择都不规范,甚至出现不购买保险或者购买无效保险等情况。

  公开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超过两成的极限运动培训企业存在过经营异常,近3%的相关企业受到过行政处罚。

  “一些‘大咖’或者‘大师’带了很多徒弟。这些徒弟往往不愿意花时间系统学习,认为跟着‘师父’玩两天就能掌握技巧,实际上对器械、技术和理论的掌握都是欠缺的。”于三忠不无担忧地说。

  2019年6月16日,59名驴友被困浙江省永嘉县十二峰,经过多方救援力量搜救,才最终全部获救;

  2019年8月,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许挺秀、尹起贺在广东省惠东县白马山救援野外溯溪的驴友时,遭遇山洪失联,最终不幸遇难……

  李明松认为,不止一起事故表明,盲目参与户外极限运动,不仅容易造成社会资源浪费,甚至危及救援人员的生命安全。

  作为户外极限运动从业者,应通过亲身体验,告诉参与者如何正确参与户外极限运动,让他们在参与这类运动中学会尊重自然、敬畏生命。

  樊黔等业内人士建议,户外极限运动作为一项新兴产业,未来发展空间巨大,但不应成为节约社会公共资源的“绊脚石”,亟须相关部门出台法律法规,以规范发展。

  “国内户外极限运动已经上了快车道,不会因个别意外事故而停止脚步,所以加快规范户外极限运动显得尤为重要。”樊黔说。(郑明鸿、朱青)

  8月3日,中国气象局正式向社会公众发布《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22)》(以下简称《蓝皮书》)。《蓝皮书》显示,全球变暖趋势仍在持续,2021年中国地表平均气温、沿海海平面、多年冻土活动层厚度等多项气候变化指标打破观测纪录。

  如今,世界恐龙谷集遗址就地保护、科研交流、研学旅游观光等为一体。30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做禄丰恐龙化石的发掘、保护工作。

  截至目前,今年全国平均高温日数8.7天,较常年同期偏多3.6天,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

  第一次看到詹姆斯·韦布空间望远镜(JWST,以下简称韦布)的人,也许会感到十分意外——抛开巨大的体积不谈,它金的巨大面板棱角分明,还连着一摞奇形怪状的紫粉色薄膜,似乎和平时我们接触的望远镜相去甚远。

  “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增材制造工程技术人员”“数据库运行管理员”“数字孪生应用技术员”“商务数据分析师”“农业数字化技术员”……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一人多高的玉米秸秆从黑土地里吸足了养分,迎着骄阳,正奋力地向上吐露新芽。

  向日葵为什么总是向着太阳?在植物体内有一种被称为生长素的物质,如同内的生长激素一样,负责给细胞传达信息,指挥植物的生长发育。

  风力发电是一种可再生的清洁能源。我国近年来大力发展风电产业,已经成为风电大国,总装机容量世界第一。翼型是构成风力机叶片的基本要素,是风力机叶片设计的基础。

  高温气冷堆被称作“傻瓜堆”——发生异常情况时,该堆可以在不需要任何人为干预的情况下保持安全状态。这对视安全为生命线

  写诗、作画、谱曲、跳舞、开演唱会、当主持人……近年来,人工智能(AI)持续介入文艺创作活动,在丰富文艺创作手段和文艺表现形式的同时,也对传统的文艺观念、艺术形态等产生巨大影响。

  近日,国内首套低压直流电能质量分析仪在国网河北电科院投入使用,并率先开展多个低电压等级直流电能质量测试分析。

  当前,我国正在开展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虽然科学考察已经取得了不少新发现,但是人们对这片雪域高原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耕作层是耕地的精华,是粮食生产之本。黑土耕地耕作层有机质含量高、土壤肥沃、土质疏松,尤为珍贵,建设占用后如不抢救,就将永久损失,对粮食生产能力影响巨大。

  据了解,丰台区已经对两个年度新认定、新入区高新技术企业开展一次性奖励兑现工作,目前,已为621家企业拨付政府支持资金1.863亿元。

  三北工程,指在中国三北地区(西北、华北和东北)建设的大型人工林业生态工程。工程分八期进行,占我国国土总面积的45%,被誉为“绿色长城”。

  近年来,海南省坚定不移地加快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大力发展“四大主导产业”,精心培育“三大未来产业”,不断夯实实体经济基础,形成结构更合理、支撑更稳固、竞争力更强、效益更好的现代产业体系。

  他就是陆军工程大学教授钱七虎——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的奠基人、防护工程学科的创立者、防护工程科技创新的引领者,防护工程和岩石力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首届院士。经过深入调查思考,钱七虎决定大胆采用刚刚兴起的有限单元法,但这涉及到大量的工程结构计算。

  7月30日,当记者穿过高低错落的亭台楼阁和汩汩喷涌的文济泉,抬头望见,高台之上,天禄麒麟守护着大气磅礴、充满汉唐雄风的文济阁。

  近来全球多地又见极端热浪,一些地方高温打破历史纪录,民众健康、农业生产、生态环境等受到威胁。

  “新电商产业发展给青年人创业就业提供了非常好的渠道,吉林省也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不断加大人才培训力度……”第二届中国新电商大会日前在吉林长春举行。其间,吉林省电子商务学会秘书长王昆向记者讲述起新电商给社会民生带来的种种变化。

电话